轻纱绾妆

ʕ •ᴥ•ʔ
这里绾妆w!

【捧在手里的cp是阿薇!】
【啊她真的特别好!!!】
【真的!!】
【我的封面也是她写的!】
【吹她一辈子!!】

【小目标目前只有一个啦】
【就是希望自己可以向理想靠近】
【做一个温柔的人】

【顺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谢谢】

【恋与】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

*跑题现场

*食用愉快



1.
和老李还没同居那会儿,他曾经问过我我养没养宠物这个问题。

我当时清纯不做作的摇了摇头,很诚实的回答他:“没有,嫌麻烦,但最近有想养的意思。”

2.
“既然嫌麻烦就别养太劳神的,”李泽言同志给了我一些特别实际的建议:“普通的就可以了。”

“普通……那多普通比较好?”

“……这种小事你自己决定。”

“哦。”我表面这么回答着,实际上一转身一出门就及时逮住了路过办公室门口的魏谦。

3.
“谦哥,有时间吗?”我友善的微笑着问他:“没时间你就先去忙你的吧。”

“这算是另一个版本的无事献殷勤吗……什么事?”抱着一小包文件的魏谦看了看我强行和善的眼神和被我死死扣住的袖子,仿佛从中读出了些许威胁的意味。

我把刚才的对话简要的复述了一下:“所以说,根据老……呃,李总以前的各种深层次含义的话来推断,要普通到啥地步才算正常?”

“普通?呃,就……能撸毛的那种,小型的就行吧。”魏谦对我的悟性期待值还是挺高的,于是他只是暗示了一下,没着明说:“懂我的意思吧?”

“当然,我聪明着呢。”我自信的回答。

4.

好的,那就听你的。

我买。

5.

于是隔天我就去市场买了只能撸毛而且很小型的回来。

不管别人,反正我个人对这个新宠物是很满意并且想要炫耀一下的。

毕竟不可能把它带到公司去添乱,所以我就以请朋友们吃饭的名义叫了公司的一些好友来家里坐坐,还特意邀请了特别来宾,我们的魏谦同志。

6.
特别来宾不愧是特别来宾,就连来的也特别早,于是他便极其幸运的第一个看到了我新养的宠物。

“这是……什么啊?”

出乎我的意料,在看到它的一瞬间,魏谦的表情,僵硬了。

7.
“鹦鹉啊,你没见过?”我疑惑的问他:“怎么了?”

“你……我对你的迷之信任看来是错的了!”魏谦捂住脸,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傻子都知道我推荐你养的是啥好么!”

“啥,啥啊?”

“你真不知道?”

“天地良心,真不知道,我对这方面了解不深。”我一本正经的答。

“……没救了,你准备准备上路吧。”

“???”

8.
嗯,看来魏谦和我还是少点默契,不能相信他的眼光,还是把希望寄托在刚来的悦悦身上吧。

“悦悦!来!我给你看我的鸟!”

我非常热情的拉着悦悦一路直奔我的卧室,本以为能留个好的第一印象,但悦悦却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一样,马上阻止了我要开卧室门的那只手。

“你的……什么?”

悦悦后退了两步,刷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我,我的鸟啊!”

“……老板你是不是要掏什么奇怪的东西出来?!你你再这样我就要报警了!”

“???”

有,有这么不堪入目吗?

这怎么还,报警了呢?

9.
总之,啊,四舍五入一下我觉得大家对我的鹦鹉的印象都非常好。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经过这一事件,我的鹦鹉它学会了两句话——“奇怪的东西”和“你再这样我就要报警了”。

但我觉得吧,这种小事无伤大雅,随缘就好。

10.
于是我第二天就迫不及待的把李先生叫来了,一脸骄傲的给他介绍我的鹦鹉。

“它很乖的,真的。”我一脸真诚:“所以我明天出去玩你能不能帮我照看一下?”

“……可以。”李泽言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答应了:“哦,给你的布丁,你前几天拖住我要的。”

“嗯?”我接过来,打开,仔细看了看那个形状奇特的布丁。

您这……真是有特色啊李总……

“……呃,你这是给布丁尝试了新造型?”

“……算是。”

“……”

“……”

因为我俩同时沉默了一会儿,所以此时开腔的鹦鹉的声音显得十分洪亮:“奇怪的东西。”

李先生不出意外的瞪了它一眼。

我没敢坑声。

11.
但鹦鹉似乎并不打算善罢甘休,它抖抖它漂亮的毛,无视了李泽言无声的恐吓,再一次开口了:“你再这样我就要报警了。”

语气欠揍,肢体配合,满分。

李泽言总不可能和一只鹦鹉讲道理,于是他转过头来开始问我:“……这就是你说的乖?”

打脸现场。

“……不李总你听我解释!!!”

李泽言闹心的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知道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没再追究,吃过晚饭后留下一句我明天来接它,就开车走了。

12.
可我没想到的是,这件事情转变的太快,你能想象到我第二天一睁眼就看到那只鹦鹉正站在打开的窗户边欲展翅飞翔是什么感觉吗。

卧槽?!

是我昨天晚上没关好笼子吗?!

也许是刚睡醒脑子还不清醒,反正我想也没想,就扑上去想抓住它。

结果可想而知,我只抓住了它掉的一根羽毛。

嗯?

这手怎么……不太对劲?

13.
好的,让我们整理一下。

现在的情况是,我握住了鹦鹉的一根掉落的羽毛,然后没有一点点防备的变成了鹦鹉,而鹦鹉变成了……哦它还是正常形态,该跑还是跑了。

等等。

我。

变成了鹦鹉?!

14.
没容我多想,在这件事发生的下一分钟,十分守信李泽言同志就已经打开了我家大门,走进屋来了。

现在该怎么办?试探性伸jio?

我傻乎乎的愣在原地,看着走进来的李泽言,啥也不敢干。

“走了?”他环顾一圈,自言自语:“起来被子也不叠,邋遢。”

我本能性的想躲起来,但是刚走了没两步就被李泽言提着翅膀逮回来了:“鹦鹉出来了?她没关笼子?”

15.
呃,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吧,我顶替着以前的鹦鹉被李泽言扔进了笼子里。

“养鹦鹉?真是……无聊。”

他看着我说。

我本来还想像平常一样当耳旁风,可又反应过来了,我现在顶着鹦鹉的样子,此时不皮更待何时?

于是我在心里清了清嗓子,开始学他:“真是无聊,真是无聊。”

“学我?”他皱住眉,一脸不愉快:“别学。”

“别学,别学!”

“吵死了。”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

“……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闭嘴。”

“……哦。”

“嗯?”

卧槽习惯用语暴露了!露馅边缘!赶紧补救!

“呃闭嘴!闭嘴!”

16.
幸好我补救及时,李泽言没有发现我变成鹦鹉的这件事,否则一定会被他抓住笑话好久。

我暗暗松了口气,开始了我的下一步计划。

李泽言叠被子,我就偷偷弄开笼子,跑出来打散。

李泽言看报纸,我就在沙发头蹲好久,然后突然窜出来抢走。

就连李泽言的手机,我也没放过。

于是为了抢回手机给我打电话催我回家,李总刚开始还蛮有耐心,表现很淡定,后来实在是生气了也倒没追着我,但总动不动就挥起手里的锅铲赶,算是打。

可我灵巧啊,怎么能被他打着?

我一套云梦轻功就潇洒的躲过了boss的一顿连击,成功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就是可怜了我新买的杯子了,掉在地上摔成碎片了都没人管的。

17.
最后这场闹剧还是在我自行钻回笼子冲李泽言无辜的一歪头结束的,而我,也成功的被李泽言丢到了楼下垃圾桶旁边。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就是想简单的弄开笼子,换个地方睡一觉,然后蹦跳着回到家门口而已,结果刚执行到第二步,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又变回来了,头上还顶着一片颜色风骚的羽毛。

就跟我在楼道里蹲着睡了一小觉一样。

18.
虽然没有谁比我更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得走个形式。

于是假装出去玩了一上午的我自然的坐在了沙发上,左右看了看,问:

“李总,我,我的鹦鹉呢?”

19.

“不知道,不要让我再看见鹦鹉。”

他没解释什么,头也不回的答。

20.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但老李,其实这和鹦鹉没关系。

你刚才养的,

是我啊。





评论(9)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