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纱绾妆

ʕ •ᴥ•ʔ
这里绾妆w!

【捧在手里的cp是阿薇!】
【啊她真的特别好!!!】
【真的!!】
【我的封面也是她写的!】
【吹她一辈子!!】

【小目标目前只有一个啦】
【就是希望自己可以向理想靠近】
【做一个温柔的人】

【顺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谢谢】

下课了捞一把自己的提问箱w

提问箱w大爷来玩啊

【方应看bg】来看看我们家看看鸭(3)

       *我来了🌝

       *对的还是我

  *食用愉快w

  

  

  9.

  至于今天没来得及去吃成的早饭……我们就不下馆子吃了,而是点了份外卖。

  “这能吃……?”

  好嘛,方应看终于说出了我从选店开始就确定他应该会说的经典台词。

  本来以为可以蒙混过关的我抬起头懵逼的看着他。

  这小老弟怎么回事,都快吃完了才说这句话,是想巩固一下人设吗?

  “你,您就委屈一下,先随口吃点能吃的填填肚子……”我又吃了几口才放下筷子安慰他:“你看,我在家完成后续一系列需要会比较容易,现在这才是重点,毕竟咱们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怎么达成这个一千人气值,好赶紧送您回大宋呀。”

  “……后续需要什么准备?你给我画像?”

  “……差,差不多。总之,我们先从开始做起,做一步讲一步吧,比较全面,还快。”

  10.

  我约的造型师小姐姐姓吴,人美又有气质,在接到我的电话并问清地址后很快就到了。

  “就是他。”我拉过方应看:“在不动他头发长短薄厚的情况下,给他收拾收拾,弄的时尚点。”

  吴小姐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嗯……我记得您是说,先弄个造型看看效果?”

  “对,所以麻烦您做完新发型,让我看了效果之后……再给他弄回来。”

  我怕他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啊。

  吴小姐点头表示理解,面带微笑的拿着她的少女系化妆包,走进了我的书房。

  趁她翻找着需要的东西,我悄悄把方应看拉到一边:“方应看,一会儿那姑娘问你意见,你听懂了就答一答,听不懂就问问,或者随意点点头就行,具体结果怎么样我帮你看着,差不了。”

  也不知道方应看用了多大的勇气来相信我,总之事情发展的还是很顺利的。

  见吴小姐和方应看谈的氛围还不错,我就放心的搬了个小板凳,坐在方应看后面专心的给他看合适的衣服。

  因为太专心,我只用余光瞅见吴小姐站起来帮方应看鼓捣了一下,具体是什么情况也没注意。直到过了一会儿,吴小姐兜里的手机突然震了铃,我才又把头抬起来,习惯性的关心一下发生了什么。

  “我让方先生先自己弄弄自己的头发,看看大体怎么弄会满意,过会儿我回去再探讨。”见我看她,吴小姐轻声说。她冲我微微点了下头,便捂着手机快步走向了客厅的窗户旁:“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11.

  等吴小姐出去了,我才回过神去,转到前面注意了一下方应看。

  他的头发没怎么改变,只是现在被散下来一些,正好遮住了右边的眼睛。

  我愣住了。

  卧槽,这个造型真是深得洗剪吹艺术的精髓啊……原来时尚是这样的在轮回吗?我好像和时代脱节了。

  我思来想去半天,实在觉得这发型不像是吴小姐的手笔。毕竟实在是太一言难尽,并且强烈刺激了我脆弱的感官。

  那如果不是吴小姐,便只能是坐着的方应看了……

  ……夭寿了!

  原来方应看的审美是这样的吗?!

  我震惊的问他:“方应看,这个发型,是你自己弄的?”

  “嗯?”

  方应看并没有听清。

  但在当时的情况下,被迫害已久的我没有多想,只是习惯性觉得,他这又是在嘲讽我这都看不出来。

  这也不能怪我呀。

  “不不不没有没有没有!你误会了!”于是我赶紧改口,又是摇头又是摆手的:“我只是觉得,这个发型十分的独特,并且散发出了浓厚的爱……呃,爱心!”

  “……爱心?”

  “对啊,”我继续比划:“因为你如果以后就这样保持,右眼不需要,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鸭。”


  







  

【方应看bg】来看看我们家看看鸭(2)

*又是我🌝

*我又来祸害方应看了

*食用愉快w




7.

  人气值?

  一千点?

  都是什么玩意儿?
  
  我一脸懵的转头看看方应看,方应看也低下头看看我,我俩就那么对视着,一直持续了一分多钟也没人说一句话或者除眨眼外的动一动。

  其实我们这个举动,还是有点和表面不同的——看似是在眼神交流,实际却是……呃,跨服聊天。

  因为我是在懵任务,而他是在懵时空。

  反应过来的我慢慢露出了包含些许同情的慈祥微笑:很明显呀,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把人家小伙子给惊着了。

  “……你笑什么?”方应看右眼的眉毛一挑,伸手掐我的脸:“换种笑法,你让我想起了街头摆摊的老婆婆。”

  “有吗?不至于吧?”我收了收笑,又抬手带着对突然穿越迷之老练的心理拍了拍方应看的肩。回想三个月前突然站上大宋街头,我的反应也是这么震惊。

  方应看不理我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对突然出现的一切都戒备起来。

  “……别紧张。”见他皱起了眉,我及时安慰道:“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用急,真的。”

  “难怪从刚才起就没见你慌。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呃,”我一时不知从何处讲起:“这说起来得好半天呢。要不,先去个歇脚的地……不不不,还是先回我家好了?”

  “……你家?”

  “……嗯。”

  我没办法在科普前回答方应看这个“你为什么在这种地方有个家”的问题,因为实在是太复杂了。

  直到我久违的把藏在门口吊着的花盆里的备用钥匙插进锁孔,打开自己家的门之后,才组织了一下语言,对坐在了沙发上的方应看科普这一切。

  8.

  “所以,侯爷您懂了吗?”

  “勉勉强强,你的表达能力真的一言难尽。”方应看站起身来:“所以,我们要去除掉那个系统,就必须让我的人气达到一千点,对吗?”

  “没错,所以我想在网站上发你的照片……怎么了?”

  “不,没什么,我本来以为我的人气应该已经超过一千了。”

  “……我估计那个攒到一千点人气指的是在这里重新积攒。”我白了他一眼:“也就是说,你要重新努力一把了,是不是啊,大宋万千少女的梦?”

  “别这么早下定论,说不定在未来万千少女的梦,也是我。”

  
  

  

【方应看bg】来看看我们家看看鸭 (1)

  *原创女主,有名字,双重预警了解一下

  *第一次把魔爪伸向方应看的我有点紧脏

  *开新坑啦,食用愉快w

  

  

  1.

  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早起,我的身边,不知道为啥,突然多了个系统。

  ……呃,提前说好,我发誓那时候我什么坏事都没干。

  2.

  就在系统激活前的六十秒,我刚拉开凳子,坐在桌子旁准备用才端来的温水洗把脸。

  这时突然一只鸽子从打开的窗子飞进来,没有犹豫的直接落在了我的水盆旁边,稳稳当当,航行线路熟悉的像被安排好还排练过多次的一样。

  我愣了一下。

  这种事按常理来说,应该是不可能发生的。鸽子同其他的鸟都一个样,遇见人总是会惊飞的,更别提互相都不认识就如此亲近了。

  但这一只鸽子似乎并不怕人,它盯着我,就那样歪着头定定的不动。

  这种机会在现代可是不多啊。

  我这么想着。

  于是鬼使神差的,我慢慢抬起了手,用中指的指肚,轻轻碰了一下这只鸽子的小脑袋瓜。

  这本是没有什么的,然而,就在我拿开手的瞬间,我听到了来自脑内的迷之开启bgm和伴随着它的X度娘同款女声:

  【“开启条件:'摸一把故意安排下的鸽子'已达成,解锁奖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系统已被启动,祝您使用愉快。”】

  3.

  我反应了好半天才明白过来这并不是我突然幻听了,而是真实存在的,某个系统的声音。

  说真的,现在我有点害怕。

  毕竟和之前的穿越一样,以前看的各种小说毕竟是虚构,这一下子在自己身上发生,还是在这么个年代,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再给个刁难人的任务,这给谁谁受得了啊?

  于是我脸也不忙着洗了,双手捂着头蹲在墙角企图用极为中二的“念力”关闭系统。

  但一刻钟过去了,除了脚蹲麻了,其他并没有卵用。

  “白莺姑娘!”就在我要尝试让系统再次开口时,门外有人喊。

  “欸!”我忙应声:“我在,怎么了?”

  “刚才有人带话来,说方侯爷要带您出去走走,现在人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4.

  我没敢让方应看多等,快速的洗漱完毕,收拾收拾衣服抬脚便走——怕他又嘲讽我慢。

  简单的寒暄几句后,他拉我上轿,像往常一样寻好吃的馆子填饱等待早饭的肚子。

  “你今日起的倒早,一叫便出来了。”路上,他跟我说。

  “还好吧……”我敷衍的回答,心里还在琢磨那个突然的系统。

  “嗯?怎么蔫了?”

  “还不是早上……呃,没什么。”我本想同他说出来,但想想也就还是觉得算了——古代人,理解起来会很麻烦吧。

  “早上?别告诉我是因为早上起的早,才这般模样吧?”他把玩着手里的扇子,说。

  我没搭理,随手拨开轿子的帘,想看看风景,定定神。

  可没想到,这一拉开,一道耀眼的白光便闪了进来,猝不及防的晃到了我的眼睛,还像有千万只看不见的手拉扯上来一般,把我向光里扯去。

  “小心!”方应看反应很快,想一把拉过我的手腕,没料到还是晚了一步,只拽住了我的袖角。

  而那拉力又岂是拽住袖角就能抗衡的?

  很快,方应看也跟着我,被那光拉了进去。

  5.

  天旋地转。

  耳边嘈杂的声音渐渐明晰,我慢慢睁开了眼。

  可这一睁眼,看到的太阳还是那个太阳,街上却并不再是古代那一番光景了。

  马路上行驶着车辆,街边刚开门的商店正拉起门口盖着的卷帘门,路边摊卖早点的阿姨刚打下今天的第一颗鸡蛋,还有许多现代衣装的行人步履匆匆,从我俩身边擦过。

  除了身侧还拽着我袖子的那个方应看,一切都回到了我原来所在的时代。

  卧槽。

  什么情况?

  6.
  
  而也就在此刻,我的脑中又响起了那个早上的X度娘同款声音:
  
  【任务:请通过各种手段,让方应看的人气值达到1000点。】


  【注:谨记,切勿泄露历史。】

  

  
  

  

 

那个,遇见逆水寒,我入坑了🌝

人设都挺好,我都喜欢,刚开始玩那会儿真的是不知道走谁的线好。

但纠结解决不了问题,还得过剧情呢对吧。

于是我在第一印象比较好的师兄和老顾之间抉择了一下……

额,选择了方应看。



我jio的方爷对我来说属于那种第一印象不咋地后来就会慢慢喜欢上的类型。

是的,今天晚上,我就要写点什么祸害方应看了🌝


要看看我们家看看吗?

【蠢蠢欲动的魔爪】

早上再来问一哈qwq

那个,就是,我和@酷姐雨沫 太太,和@清墨 太太@想要美丽暗香 太太一起出全职本的话……有人要吗qwq……内容之后再公布叭qwq【占tag致歉!!!】








155551完喽qwq凉喽qwq……

祝自己生日快乐鸭🙈🙈🙈

【全职】男神x你(All你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和你谈了恋爱的真的不是我(31)【病症系列】

*早早早
*我不咕咕咕了,我是好孩子
*食用愉快w




79.
你的心跳开始加速了,但还是庆幸自己在反应过来水声没了之后就已经做好了些心理准备。

你暗暗长舒一口气——要是毫无防备的状态,恐怕得被吓到猛的抖一下,那如果是这样,黄少天可能就要开始怀疑了。

“你洗完了?”你强装淡定的边问边拿着手机走向厨房,打开冰箱门,像往常一样的在里面挑起了饮料。

做的这么自然平静,应该不会被他发现吧。

你悄悄回一点头,用余光看到黄少天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正伸手去够不远处的遥控器。

嗯,这是个机会。

你赶紧把手机放到腹部,装作还在挑选的样子,低头删掉了刚才的聊天记录。

只要周泽楷不再发,就应该没事了。

“嗯,帮我也拿一……诶不对,你还没说呢,刚才那么认真是在干嘛啊?”

你用空着的手拿出两瓶果汁,用手肘关上了冰箱门,走到他旁边贴着他坐下:“没干什么呀,就是给手机选个新壁纸,象征新的开始嘛。”

“你选了个什么呀,我看看!”他凑过来,想伸手来拿你的手机。

这倒是没关系,毕竟新设的密码他不知道。

可现在还不行,因为你的事情还没解决完。

“……欸你别突然坐这么近呀,好热。”

你配上表情,拨开他试图伸过来的手,示意他往边上挪挪。

“喂喂,明明是你自己贴着我坐的!怎么转头又嫌弃我了!”

“家里就咱俩,凑合着先互相嫌弃一下吧……不行,太热了,你把空调遥控器放哪了?”

“不就在……算了我去拿。”

趁他站起来去找遥控器,你速度很快的把刚才没打完的话完成,发了出去,顺带清理记录一条龙,再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那就下午5点,X店不见不散。】

作完案,你抬头看了眼黄少天。

他给遥控器换完电池,刚刚转身准备回来,看起来对刚才的事一眼都没看到。

嗯,很稳。

“喏,你开吧。”黄少天很快的走回来,拿遥控器和你的手机做交换:“可别开太低啊。”

“知道了。”

“嗯知道了就……嗯?”黄少天突然愣了一下:“你这……什么啊,这不是没换吗?”

他把打开的手机屏面向你,指着你毫无变化的锁屏问。

锁屏上仍然是你那张自己不知道啥时候照的照片。

也是了,毕竟你就是,没换,这是个瞎找的理由。

但你觉得自己也没必要惊慌,只是个小场面而已。

“……我换了,”于是你脱了个长调,伸手抓住黄少天的那只手腕,拉近了,另一只手指着照片里自己的脸说起了瞎话:





“你没看出来吗?我把这张照片,重新p了一下啊。”





【雨沫生贺】关于拥有所谓暴富铜钱的最终结果到底是什么

*圆你的暴富梦@雨の沫 

*食用愉快w!


1.

放假的时候,孙翔会和队友去旅游。



国内国外,到处飞到处跑。



2.

不过说起来,他每次旅游完给女朋友带回来的纪念品,都永远是那么的,特别。



3.

“这回给我拿了什么啊?”我凑过去,盯着他刚放在地上的行李箱。



“等等……我找一下……”孙翔蹲下来,拉开行李箱的拉链,在里面翻找着:“嗯……哦,找到了。”



“到底什么玩儿yi——噫!”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他莽撞的递来的动作晃的后退了一小步:“小心!”



“抱歉啦……喏,给你!天天要暴富暴富的,我就给你买了个开过光的铜钱,保佑你发大财,听说亲测有效,地摊的那个阿姨说她第二天彩票就中了。”



4.

他骄傲的把头仰起来,脸上写满了“快夸我”。



但我似乎察觉到了有哪里不太对。



“嗯?地摊?阿姨?”



5.

“对啊,她中了一大笔呢!”



“……她中没中一大笔我不晓得,但我觉得……你买这个肯定花了不少,对吧?”



像是被我这一句戳中了弱点,孙翔的自信瞬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吨-1。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6.

“……也,也没多少。”



“我猜猜啊,嗯……两位数?”我掰着手指给他数着。



“………”



孙翔不答话。



“三位数?”我又问。



“……”



还是安静如鸡。



7.

“……三位数大几还加零头?”



“……嗯,所以我打算把这个……当作提前的生日礼物。”



“……”



我叹口气,心疼着流水似的流走的钱,把东西收着了,挂在了新买的包上:“……谢谢,我会带着的。”



8.

好吧,好吧。



体验这“灵验”的玩意儿的第一天,会不会撞大运倒不说,这走了没几步就丢了钱包是什么情况?



“……是我的霉运打败了铜币的幸运吗?”我一脸冷漠的盘腿坐在沙发上,问孙翔。



“……可能是的,你……你这也太强了。”



为了维护铜币的权威,对它深信不疑的孙翔同志想了想,最后打算给我进行传销式洗脑。



“这应该是铜币在驱逐你的厄运吧,它……”



他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那它这么棒,能不能克制一下自己的副作用?”



“……呃,它,它尽量……?”



“……”



9.
铜钱带给我的“副作用”在接下来的三天中也一直敬业的没有停下来。


“翔哥,你这个铜钱是助眠的吧?!”我边从公交车站往公司跑,边向孙翔诉说不满:“三天了!三天了!完了铁定又迟……等等我钱包呢?!去哪了?!那可是新的啊!!”



嗯,工资和新钱包的第三次合体玩消失,让我意识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你这个……后劲挺大啊……我怀疑它还在憋大招,这不过是刚刚开始。”



“……也许是……渡劫呢?”孙翔说着,顺便转头企图避开我的视线。



“……你已经在它的影响下胡言乱语了吗?”



“……不是,我没有!你倒是换个方面想想啊!”



“啊?”我愣了一下:“换方面?”



“你看,你每次感觉自己会升职或者买下了感觉一定能拿巨款的彩票什么的,你就没发现那到头都是错觉?但你,但你丢钱丢的是明明白白的啊!”



10.



卧槽,乍一听没什么毛病。



看来在说服我的方面,孙翔同志这已经是尽了他最大的努力了。



我很感动,然后干脆不带了。



11.

哦,那个,不止是铜钱,我的意思钱包也不带了。



就这样维持了一个星期,效果竟然拔群,还顺便攒下来一小笔钱。



嗯……是还不错。



但只有一点不好。



那就是,以下对话会经常出现。



12.

“孙翔……下班来接我吧。”



“啊?”



“我没带公交卡。”



“那你,平时不是也打车的吗?”



“……没带钱。”



“……等我。”



13.

后来孙翔还是在某天接我的时候对此事发表了歉意。



“就是……要不是我买回来那个东西,你也不至于到现在出门都不敢带钱……”



“……”我沉默了一会儿,心疼钱的同时看来还得安慰安慰他:“你,你换个角度想想,我这么久不带钱包,不就克制消费了吗?把这些钱都省下来,也算是发了笔小财,吧……”



“有点道理……”



“行了,该花的时候花,该省的时候省,走,陪我商场走一圈,再挑个礼物。”



14.

发完人生鸡汤以后,一股成就感瞬间把我的心情值推向了最高。



我微笑着拉开手提包。



然后笑容渐渐消失。






“等等……卧槽我钱包呢?!谁又把这倒霉玩意儿夹回我包上的啊???”








【王杰希生贺 0h/24h】 一天内体会咕咕咕咕咕咕的两种不同定义会有怎样的感想

*早!我是我们组第一个发文的w有点小激动🐒!!

*祝王队生日快乐!!

*食用愉快!!




1.
今天早上醒来,我发现,王杰希,消失了。

2.
这的确是个值得震惊一番的消息。

我窝回床上,静静的盯着他床尾上方的那幅不知名的挂画,好半天才接受了这个现实。

3.
王杰希不在,看来这意味着我的室内求生开始了。

美好的假日还要克服困难,努力求生,真是令人心痛。

但这并不怪我心里承受能力差,毕竟他消失的毫无征兆,令人猝不及防,我甚至怀疑在消失的过程上演时我睡得正沉,错过了救他的最佳时机。

4.
至于我为什么一口咬定他是消失……

因为,他竟然鸽了我的早餐。

这太惨了。

惨绝人寰。

5.
我饿着肚子去他厨房的柜子里找吃的,但是柜子扣的太紧,我抠不开——这就意味着我失去了绝佳的觅食地,别说什么好吃的玩意儿,就连半罐牛奶都没得拿。

“这绝对不正常!”我躺回沙发上揉着肚子发牢骚,更加坚定了“消失”这个猜想:“明明王杰希同志以前再忙也会留饭给我的!”

6.
抱着稍微等等的心态,我忍住小脾气专心扯着王杰希窗台上花盆里伸出来的几根杂草和他前几天刚种进去的小花苗苗。

别胡说,这么优雅能叫破坏?

那我给大家介绍介绍,这叫除草,我见王杰希做过好几回,是在帮忙,没捣乱,他回来会夸我的。

7.
嗯……但是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看东西都拔的干干净净,我满意的回到沙发躺好,过会儿还又翻了个身。

但就算这样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我脑海里的王杰希还是渐渐改变了形象,他背景里慢慢出现的那只尖嘴大翅膀的鸽子正在不停的咕咕咕咕咕咕,逐渐和我咕咕咕咕咕咕叫的肚子保持了相同的频率。

8.
好吧,我早该料到就算一直到了中午,他还是不会回来。

“那么只有我去找他了么?”我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一下:“从恶龙手下救公主我还是第一次呢……有点兴奋。好了!我收拾好了!什么都不用带!这种时候带一颗炙热又勇敢的心才最重要!”

“启程!”我信心满满的走到门口,刚准备进行下一步行动,就被锁眼突然传来的开锁声吓的又躲进了卧室。

9.
是谁?

我屏住呼吸,探出小半截脑袋看着门口。

门那儿进来两个人,我仔细看着,努力分辨来者何人。

10.
嗯……确认过侧脸,原来是熟人啊。

刘小别,柳非。

11.
“这么偷偷摸摸来队长家,真的不要紧吗?”柳非小心翼翼的把鞋脱掉,顺手把一把彩带放在了门口的小台子上。

刘小别手也没空着,抱了一怀的小型装饰品,闻言四处看了看,小声说:“嘘……咱们是来踩点和安排趴体的,是队里派出来侦查的正规人员!虚什么?赶紧干正事儿。”

“我就感叹一下嘛……诶,不对,怎么没看到队嫂?”

“队嫂……可能出去了?”

12.
然而并没有,我不仅没出去,还想躲在这儿看出好戏。

俩人主要目的是策划,因为着急,并没有继续在意我的问题。

但我并不是很懂他们到底在策划什么,嘀嘀咕咕嘀嘀咕咕,根本听不清也提不出重点,所以一心只在想为什么王杰希都消失了,他们还能这么淡定的准备庆祝什么。

啧啧,老王,看看你的塑料队友情。

13.
我一边感叹着老王的人缘,一边趴到卧室的窗台上向下看了看,打算计划计划一会儿的救援路线。

嗯,很好,这个点儿除了清洁工阿姨和刚进来的王杰希,也没有别人了,我的救援计划……

嗯?

等等。

王杰希???

他没消失的吗???

14.
好的,现在的情况是,王杰希又平安快乐的出现在了小区里。也就是说,他在没事的情况下,鸽掉了我的早餐???

太过分了!

我要实名制举报这个人包养不走心!

嗯……可我并没有立刻这么做,因为王杰希已经上楼来了。

这就意味着全场最惨即将更换人选,预计还得是双黄蛋。

15.
“好的,这个就挂这儿吧。”

刘小别踩着凳子,往窗帘上系柳非递上来的彩灯。

“那这个……”

“……打扰一下,你们在干什么?”


……


我说什么来着?

16.
没一会儿场面就变成了两人坐在沙发上,捧着杯子等队长训话。

“偷偷拿走了我的钥匙,还让英杰拖住我?队里不好好训练,在计划什么?”


“……”


两人很有默契的都没应。


于是王杰希又问了一遍,但语气放柔和了很多。


“别藏了,东西我早就在你们收快递的时候看见了。说说,在计划什么?嗯?”


柳非和刘小别对视一眼。


嗯……看来混不过去了,此时还是坦白从宽比较妥当。


“队里……就……”

“就想给队长……庆祝个生日……”

17.
“庆祝?”

“对啊,去年光送了特别礼物,都没给庆祝庆祝,怪可惜的……”

王杰希愣了一下:“去年的礼物就很好了。”

“去年的礼物还得让队长再贴额外花销……我们也是后来才反应过来不太好的……”

18.
“……”王杰希没答,转头往门口走。

“欸,队……”

刘小别刚想问问王杰希要去哪,就被王杰希打断了:“走吧,今天我请客,你们跟他们讨论一下吃什么。”

“不用了!再怎么说也该我们请啊!”

“那就别说了,商量完了,早去早回。”

“那队嫂……”

“不带,怕丢,而且这一趟还得顺带去买几株花苗,乱。”

19.
然而这回出门后在队员眼中自带闪光背景的王杰希,再次犯了一个大错误。

“……不带我去就算了,晚饭也不留么?!”

我觉得他已经可以看到新买的花苗的结局了。

20.
哦,那个,对哦,忘了说,我,只是只猫。

名叫……队嫂,正是来自去年的微草宝贝儿们送给魔术师的那份顺带起了名的特别生日礼物。

21.
呃,目前只有一个感想。


……我饿了。